当前位置:趣闻趣事>社会热点 >   正文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导读: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二十年来,陈佩斯甘愿留在话剧这个夕阳的文化形式,为的就是心安,不用考虑“money的发展”,到这儿就对了。出山2020年岁末,当陈佩斯回到央视舞台,有太多事情发生了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二十年来,陈佩斯甘愿

留在话剧这个夕阳的文化形式, 为的就是心安,

不用考虑“money的发展”, 到这儿就对了。

出山

2020年岁末,当陈佩斯回到央视舞台,有太多事情发生了改变。

20多年前,陈佩斯在春晚的一系列小品里,扮演嬉笑乐天的小人物,耸眉瞪眼之间充满了市井气息;20年后,他作为导师参加喜剧综艺《金牌喜剧班》,言谈举止却时常显得有些严肃——尽管这也许更接近他的真实个性,曾经有朋友评价说,陈佩斯骨子里“是一个非常严肃、老派、认真的,甚至伤心的中国知识分子”。

在《金牌喜剧班》录制现场,英达、陈佩斯、郭德纲三颗光头排成一列,当编导大喊,“快给导师吸吸油”,观众就在后边乐。他们分工明确:英达是“老好人”,口头禅是“演得挺好”,郭德纲负责捧哏:“你一看脸上就写仨字,天津站,你快回去吧。”

陈佩斯67岁了,嘴唇上的胡子已经花白,他坐在中间,身着一件米色的西服外套,一件深蓝的休闲裤,话并不多。当看完一个女孩带男友回家见家长的小品,他忽然有些激动:“你人物关系没有变化,内涵的东西没有。”他像一个忠实的卫道士一样,捍卫着喜剧的意义——“你们还不太相信结构,不太相信喜剧,太希望用台词来甩包袱。”“在喜剧面前,我们都是矮子!”

选手李静宇说,第一天选人时,选手们待在第二会场,面前有一个大屏幕直播导师们的表情。大伙儿都盯着陈佩斯,看他是否笑了,并以此作为判断选手能否晋级的标准。

选手们敬畏陈佩斯,同台的导师也是如此。当一位年轻观众“恭维”导师郭德纲,后者赶忙回应说:“坐我身边的陈佩斯老师才是大师。”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多年来陈佩斯专注于戏剧舞台,很少在荧幕里露面,一些年轻人难免感到陌生。但在一代人的集体记忆里,他是当之无愧的喜剧之王。

1984年,在人们还笑得很谨慎的年代,陈佩斯成为第一个在春晚上表演小品的人。后来的十五年里,每当《吃面条》《警察与小偷》《主角与配角》这些小品播出时,观众们守在电视机前,除夕夜的那十几分钟甚至很难听到鞭炮声。不过,在陈佩斯“最红”的时候,他和搭档朱时茂以一种决绝的姿态离开了春晚和央视,随后的二十年,别人眼里的他一直“硬朗孤寂地活着”,甚少出现在公众视野。

重新出现在央视综艺之后,陈佩斯已然转换了角色,他给选手们上了喜剧课,讲喜剧的起源、喜剧的手法,一上就是六小时。他体力尚佳,中途只上了一趟厕所。倒是年轻的选手们受不了,有人在底下偷偷吃饼干,有人跑出去抽烟。再到后来,录节目的工作人员都待不住了,催着陈佩斯,“您加快速度”。

“他没把这事儿当综艺看,”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说,“真是冲着上课来的。”最初上节目也是儿子陈大愚的建议,他对父亲说,既然他有许多喜剧理论,哪怕只在节目上露出一小部分,吸引到更多的人,可能也会比埋头写书强一些。

其实早在九年前,陈佩斯就开始向老师的身份转变。他的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开办了喜剧创演训练营,每届招收不超过20个学生,一些人留下来做了签约演员。陈佩斯时常教导学生,不要欺骗观众,不要站在台上偷懒,要用行动去创造笑声,要立住人物,千万别为了观众笑就使一个相儿,抖一个包袱。

陈佩斯形容,喜剧就像古代的卯榫结构,严丝合缝,公式似的,观众们什么时候能笑,剧本里算得清清楚楚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但综艺毕竟是综艺。大道公司派了四个学员参加《金牌喜剧班》,一位学员说,小品最长10多分钟,连编带导带演,综艺节目组最多就给一星期时间准备,不像原来在大道,一个剧本得改上五六版,话剧商演前最少得排练俩月。

对于当下综艺的环境,67岁的陈佩斯适应吗?很难说。但在现场的,以及将来不在现场的观众,一定会得出一个结论:陈佩斯身上有着一种老派的专注,这跟周围的一切很不一样。

祖传的包袱

时间回到2000年前后,陈佩斯全身心投入了话剧舞台。

除此之外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他们根本找不着我”——单单是近几年,几部商业电影找过来,请他做主角,不接。各式各样的喜剧综艺请陈佩斯当导师,不上;春晚导演年年换,年年导演都试图邀请陈佩斯,不回。“我就是个舞台剧演员。”陈佩斯解释了拒绝这些邀请的理由。

在他专注于戏剧舞台的这二十年,从题材、形态到名角儿,喜剧行业经历了一轮急剧的变化。赵本山登上了春晚;宁浩、徐峥、黄渤凭借“疯狂”系列与“囧”系列电影在行业内创造了几十亿的成绩,沈腾与开心麻花紧随其后;郭德纲带领的德云社已开始自制综艺,李诞和笑果文化在2020年创造了一拨脱口秀热浪。

这背后无疑是时代对喜剧的巨大需求,但陈佩斯对很多机会说了不。甚至后来,当儿子陈大愚对喜剧产生兴趣,他也替儿子说了很多次“不”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陈佩斯

驼色立领羊绒大衣、驼色针织开衫、驼色半高领羊绒衣、深棕色长裤 ICICLE

陈大愚

驼色立领羊绒大衣、驼色羊绒西服、驼色半高领羊绒衣、灰色真丝长裤 ICICLE

陈佩斯一度不同意陈大愚从事喜剧行业,总说一旦做这行,就真收不住了——他更深层次的担忧是,怕陈大愚学一两天就中途而废,天天跑剧组拿着他的名气混饭吃。(据陈大愚说,小时候父亲就不让他说自己是陈佩斯的儿子,在公开的场合,“一般都不让我叫爸”。)

考察持续到陈大愚出国留学两年后,陈佩斯才松口,让他暑假到剧场里打零工,端茶、做场记。回国后,陈佩斯又让陈大愚回公司参加第一届喜剧训练营,进行开蒙训练,学“声台形表”。十年过去,陈大愚主演了三部话剧《阳台》《托儿》《老宅》,自导自演了一部话剧《春宵保卫战》。

2020年12月上旬,《时尚先生》记者在苏州看了一场由陈大愚主演的话剧《托儿》。这本是陈佩斯自2001年投身话剧舞台后的第一部作品,讲述的是一群人在婚恋市场上骗来骗去的故事。当年,《托儿》的票房很好,新闻报道说,“离开央视也能活,陈佩斯狂卷4000万票房”。在话剧刚刚市场化的年代,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。

现在,陈大愚接过了《托儿》。演出在苏州文化艺术中心进行,一个气势磅礴的剧院。因为疫情,2020年剧院停演了八个月,陈大愚在台上说,已经很久没有演出了。或许是因为这个,台上的气氛一开始有些冷,但随着剧情的推进,观众们大笑起来。

对于陈大愚来说,自他决定走上喜剧的道路开始,“陈佩斯的儿子”这一身份就紧紧跟住了他。人们看见他,总会情不自禁地比较,他和父亲陈佩斯的两张脸实在是太过相像——鹰钩鼻,小眼睛,饱满的颧骨,稍短的下巴,两颗小虎牙,连说话都是抑扬顿挫的北京腔。陈大愚用一句玩笑话总结:如果说喜剧的内核是悲情,那他自己的悲情内核,“就是有一个特别厉害的老爸”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陈佩斯

深蓝色西服外套、深灰色衬衫 ICICLE

陈大愚

蓝灰色西服外套、浅灰色衬衫 ICICLE

去年,北京电视台找陈大愚和朱时茂的儿子朱青阳上春晚,脚本递过来说,写个同款《吃面条》就行。陈大愚加了一些讽刺当下流量明星的桥段,但一个16分钟的小品,最后正式播出时,剪到只剩4分钟,保留了他吃面的镜头,另外两分钟则给了坐在台下的他们的父亲。湖南卫视的综艺《笑起来真好看》,同样给他递了一个名叫《祖传的包袱》的本子——要求陈大愚把陈佩斯的小品演一遍。

陈大愚认可父亲陈佩斯的理念,但他生于1990年,对创作题材的感知跟父亲颇有不同。

陈大愚正在写一个新剧本,明年,这部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新话剧将会登上舞台与观众见面。他想借此讨论资本和人的关系,“写的真是我对这个时代的痛苦。”

但目前大众对他的认知仍是“陈佩斯的儿子”,这当然有些不公平。他和父亲讨论自己的困惑,陈佩斯也说没办法。他父亲赶上的是一个笑声从无到有的时代,而对于陈大愚来说,他所面对的是一个笑声已开始过剩的时代——即使是在一档喜剧类综艺里,他也必须面对正剧演员、唱跳偶像、综艺艺人的同台竞演。

作为一个青年喜剧人,陈大愚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,他性格活泼,喜欢尝试不同的喜剧形式,在公司里,他会跟演员一起排练,回到家,他常常埋头写剧本到深夜。疫情期间,他好容易说通了父亲,跟他一起尝试拍摄短视频,他再剪辑加工后,发在抖音上。

2020年年初,陈大愚和陈佩斯一起拍摄了多条“宅家父子”系列短视频。陈大愚买来六个板灯、方灯和圆筒灯,还有收音器。那时因为疫情,人们出不了门,许多专业MCN被迫打烊,但父子俩在家就能拍,还能整两个机位,一边放一个手机。短视频的剧情很简单,比如父子一起看电视,父亲不许儿子抖腿,但自个儿抖起腿来。视频往往以陈大愚挨揍作为结局。那期间他们涨粉很快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陈佩斯

深蓝色羊毛西服外套、蓝色半高领羊绒衣、深蓝色长裤 ICICLE

黑色系带皮鞋 BOSS

陈大愚

深蓝色西服套装、灰色衬衫 ICICLE

蓝色麂皮乐福鞋 GEOX

流量也是一套新玩法。朋友和陈大愚说,抖音上要周二、周三晚上发,避开其他的大V,这样才能流量高。但有时陈大愚也琢磨不清楚,一条看着挺好的视频,发着发着就沉了,有时每天掉两千个粉丝,父子俩干脆不更新了,没想到一不更新,倒还涨粉了。

这次参加《金牌喜剧班》,也是陈大愚在背后劝父亲出来。2019年,他们原本打算将大道喜剧班做成一个素人养成类的综艺,自己出导师、招学生。但找了几家平台,对方都拿不准,但央视一听说就找来了。决定参与后,陈大愚也成了学员之一,代表大道去同台比拼。

在《时尚先生》记者观看录制的那天,陈大愚最后一位出场。他饰演了一名欠债不还的年轻人。大年三十,因为躲债,他来到婶婶家,却误以为出门跑组演戏的表哥去世了,故事由此展开。

表演结束,陈大愚站在舞台前,作为导师,郭德纲点评说:一个演员的成功得经历很多,你现在这个年龄应该考虑一下,往边上看看。接着他又说,“我不知道你爸爸同意不同意啊。”

陈佩斯坐在一旁点点头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陈佩斯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白色衬衫 Dior

陈大愚

黑色西服外套、蓝色衬衫、黑色领带 Dior

留下与出走

提及郭德纲对陈大愚的评价,陈佩斯说:“早点出来谁不想?但没练到最好就出来,肯定不行。”

陈佩斯秉持着“锻剑不能光砸钢,还得淬火,还得磨”的思想来培养陈大愚,他也用“精益求精”这四个字来同样要求自己的儿子。在他眼里,一个“只会演戏的演员”是远远不够的,好演员身上“声台形表”四项基本功缺一不可。

“争取到40岁的时候,能把这形体练好。”他始终希望儿子陈大愚是以作品立身。

他对学生们也是如此要求。2012年喜剧训练营刚开的时候,负责招生的人对陈佩斯说,本以为能招到表演系的专业人才,结果发现科班出身的年轻人早就去跑剧组了。因此,前几届大道喜剧班学生们的背景五花八门:学农林经济管理的,干房屋中介的,卖汽车的。还有一个原本在凤凰网做记者,没被陈佩斯选上,厚着脸皮直接去上课,说希望能旁听。陈老师一看这小伙子真喜欢喜剧,也给收下了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黑色西服长裤 Ermenegildo Zegna

白色衬衫 Dior

黑色皮鞋 Giorgio Armani

棕色方框平光镜 Ray-Ban

黑色礼帽 HATTERS HUB

但也由于学生们并非科班出身,陈佩斯耗费了大量心力。学生们靠着陈老师一个个掰。学生刘振宇是北京人,说话一快,儿化音粘在一起,含糊不清。陈佩斯就给他“零点几秒地抠”,每次看他演戏就说,“诶,快了”,“诶,慢了”,“快了1秒”,“诶,你又慢了!你怎么句子都不断呢?”学生眭防防原来是游泳池的救生员,陈佩斯就站在舞台上盯着他,一遍遍说,扭头,吸气,说台词,走!等到学生能够参与话剧商演,往往已是一两年的时间过去了。

陈佩斯对学生们要求严厉是出了名的,常被学生气到发火,一拍脑门就要走,一走到门口,咽口气又回来了。眭防防形容,“陈老师眼睛里能看出火光来”。刚学演戏那阵子,陈佩斯把他骂得茶不思饭不进,每天一说要去排练了腿就开始哆嗦,“就像一只刚孵出来的小鸡站在狼面前”。后来眭防防干脆躲着陈老师,吃饭别挨着,看见陈佩斯上厕所他就不进去,大老远看见陈佩斯和他打招呼,他赶紧跑,“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不敢跟陈老师见面,生怕又惹他生气。”

陈佩斯曾对媒体说,他拿这作为工作方法,“有时候必须要伤害,除此之外没有人再伤害他们了,没有人拿那很尖的芒刺,去刺他。”他就像古时候信奉手艺的老师傅,是严肃的,伤心的,老派的。

陈佩斯也希望学生们不要过早地掺合这个热闹的时代,比如上综艺。“等于没有根儿人就飘了,那人是跟着这股风飘进去的,这股风没了会摔下来,摔得很惨。”学生李洪记得老师这样说过。

这并不一定能得到个别学生的理解,或者说,这并不一定能得到这个时代的理解。有学生没等结课,就顶着大道文化喜剧创演训练营镀的一层金去混剧组了。

李洪是大道喜剧班的第六期学员。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在开心麻花的排练现场。李洪从去年秋天开始与开心麻花合作,参演了一出经典喜剧,场次多。即使在中间停演八个月的情况下,他也仍然出演了一百多场。他本打算替我要一张工作票,但后来发现早卖空了,“区领导来了都只能坐二层的座儿。”

李洪说:“到现在都没敢和陈老师说我来麻花了。”他非常认可陈佩斯的理念,但也必须面对极为现实的生存压力。李洪30岁了,在北京已经结婚成家,疫情期间没演出,得亏房东免了一个月房租救了他一命。

刚离开大道喜剧班后,他还去拍过网络大电影,一部网大制作周期十几天,拍摄往往一次就过,有时他从监视器里看回放,看完和导演说想再来一条,结果一看场记已经拆完了灯,导演说想来咱也整不了。他心里觉得硌硬,再也没看过自己演的网大,“太辣眼了。”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黑色西服长裤 Ermenegildo Zegna

白色衬衫 Dior

黑色皮鞋 Giorgio Armani

棕色方框平光镜 Ray-Ban

黑色礼帽 HATTERS HUB

外界的变化始终与陈佩斯无关。他打了个比方,“像段位很高的斯诺克选手丁俊晖,一定要每天去和最低端的台球岸子去拼去,有意义吗?我不懂这个道理。”一阵沉默过后,陈佩斯继续说,“社会不能没有高度。”

此前记者问他,为什么多年以来,他和大道公司仍然只留在话剧舞台,很少参与电影或综艺这类影响力更大的媒介。陈佩斯相信舞台作品只属于舞台,放到电视机上就是失败。他清楚戏剧的模式并不适合综艺,反而可能对创作“起的是破坏作用”。

他仍然在一场场地演舞台剧。2020年秋天,剧场重新开放后,陈佩斯又跑了好几场《戏台》的巡演。学生眭防防说,陈佩斯演戏毫不惜力,一场两小时四十分钟的《戏台》下来,呢子戏服都湿透了,脑袋上光光的都是汗。他在话剧《戏台》中饰演一个老班主,大量的时间都得蹲在舞台上,不能顾及腿麻或突然站起的晕眩,喜剧要求寸劲儿,常常需要噌一下站起来,底下哗就乐了。

陈佩斯的时间似乎都是为舞台准备着。为了保持身体健康,他起得比天亮还早,到厨房下一把面,吃完就出去遛弯,术语叫“走糖”,把身体里的糖分都走掉。演出前他靠吃香蕉,喝盐水以及宝矿力水特来维持体力。但衰老仍然紧跟着陈佩斯。现在他从剧院里下楼梯时都得扶着扶手。他腰也不好,去外地巡演时回到酒店,需要用一个装着大红灯泡的电疗灯“烤腰”。天气一冷,老人怕感冒,上台前常会喝一大锅葱姜汤,后来就发展成一个学员感冒了,所有人都要喝葱姜汤。

年过六十,他愈发将喜剧视作信仰。大道公司里摆着一个“优孟衣冠”的神祇,那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喜剧形象,一个演滑稽戏的优伶。陈佩斯常对学生们说,我的舞台是有神明的舞台,上台前要拜台,不能碰侧幕——“幕布是舞台的脸面”,不能踢到地麦,不许在舞台上大幅度走路。

起初,对于陈佩斯来说,喜剧只是生存的手段,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确立与喜剧的关系。1984年小品《吃面条》获得了极大的欢迎,但当时的陈佩斯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象征着一种希望,“中国人可以有快乐的权利了。”——他曾经亲身经历过一个喑哑无声的时代。15岁那年,父亲陈强(中国最早的电影人,曾参演《白毛女》《红色娘子军》)被打成右派,陈佩斯紧接着被下放到内蒙古建设兵团。

父亲陈强希望他能继续还百姓笑声。小品很快不再能承载父子俩的抱负,1986年,父子俩合演的电影《父与子》上映,陈佩斯扮演一个无所事事,却又向往着外面世界的青年“二子”。媒体人谢丁曾评价,随后的“二子系列”,“敏锐地捕捉到80年代中期的时代精神——在文化复兴和商业大潮来临之际,新旧两代的矛盾和困惑。”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黑色西服长裤 Ermenegildo Zegna

白色衬衫 Dior

黑色皮鞋 Giorgio Armani

棕色方框平光镜 Ray-Ban

黑色礼帽 HATTERS HUB

而在陈佩斯离开央视后,人们以为他是被动离开舞台,实际上他早已一步步地推出了自己理想中的喜剧作品。2015年,在话剧《戏台》中,陈佩斯饰演了一个夹在缝隙里的小人物,时常身不由己。每场演出完毕,台下都掌声雷动。

《戏台》得到了业界广泛的赞誉。影评人周黎明评价说:多数国人对陈佩斯的印象停留在当年的春晚小品,哪知道,他早已超越逗笑的阶段,成长为不折不扣的喜剧大师。

当记者与陈佩斯谈到对喜剧的理解时,陈佩斯提到了电影《舞台生涯》。这是卓别林的遗作,而陈佩斯多次提及卓别林曾是他的精神导师,也是卓别林最早让他意识到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。

《舞台生涯》中,一名小丑已经老去,他面对着不再能逗乐观众的窘境。说到《舞台生涯》的结局,陈佩斯抬起脚,拉了一下裤腿,模仿卓别林在结尾的一场表演,“他从一瘸一拐拉小提琴,最后从舞台上跌到一面大鼓里头,再把他抬上来。”最终,小丑成功逗笑了观众。与此同时,小丑发了心脏病,坐在大鼓里死去了。

“用自己的生命完成最后一个舞台动作,”陈佩斯说,“再不能逾越过这个动作了。”

自由至上

在陈佩斯的大道戏剧谷里,往二楼走,墙上是一面中国地图浮雕,刻印着每一场话剧的巡演次数,密密麻麻的彩色钉子扎在不同省市上:《戏台》306场,《阳台》682场,《托儿》443场⋯⋯让人想起陈佩斯曾说的,“就像一个钉子一样在这个社会扎下去,一场一场往下砸。”

另一侧装饰着一些胶片相框,里面是陈佩斯在80、90年代所出演的喜剧电影:“二子系列”里的《父子老爷车》《二子开店》《爷俩儿开歌厅》。

对于陈佩斯后来二十年不再涉及电影行业,好友赵小丁感到遗憾,他曾和陈佩斯在90年代合作过电影《编外丈夫》《临时爸爸》,后来又以摄影师的身份与张艺谋合作过多部作品,最新一部出现在大荧幕上的电影是《一秒钟》。赵小丁说,他许多次劝过陈佩斯,说现在的电影市场也在进步,也在改革,是不是回来再尝试再拍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黑色西服长裤 Ermenegildo Zegna

白色衬衫 Dior

黑色皮鞋 Giorgio Armani

棕色方框平光镜 Ray-Ban

黑色礼帽 HATTERS HUB

他说到电影市场上仍然存在的

买票房、资本运作,

“你跟资本玩去,你玩得过吗? 还有什么意思?"

赵小丁觉得老朋友也许对电影心灰意冷。陈佩斯是改革开放后最早下海的一批人,1991年,陈佩斯在海南成立了自己的“海南喜剧影视有限公司”,随后以独立制片人的身份迅速拍了六部电影。但那是中国电影体制尚未改革的年代,陈佩斯的电影票房常被偷瞒漏报。“我们所有的电影没有一部是赔钱的,无论是拷贝还是票房,都是当年国内电影的前三名。”大道公司的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人谢丁的采访时说,“但我们永远都没有挣到我们应该挣的钱。”

用陈佩斯的话说,二十年来,他甘愿留在话剧这个“夕阳的文化形式”,为的就是心安,不用考虑“money的发展”,到这儿就对了。

陈佩斯时常提起第一次演出《托儿》时的成功。这是采访中他愿意打开话茬的时刻。那是二十年前,话剧市场尚未建立,观众还没有养成买票的习惯,总是习惯托关系找人。他树立了两个原则,欢迎买票,绝不赠票。一次,一位官员的秘书打电话过来,说想要两张票。陈佩斯说,“那是我们直接的领导,(他说)有票没有啊?我们说这儿规矩是不给票,您得自己买。然后(他)迟疑了一会儿,行啊,那就买(笑)。怎么买啊?那您得到长安大剧院买。”

陈佩斯笑了起来,“最后就剩一张加座了。”

《时尚先生》的拍摄完毕后,陈佩斯换上自己的衣服,一件黑色羽绒外套,戴着一顶老式印花的灰色毡帽,里头是一件高领的墨绿毛衣。一些褐色的老年斑散落在他的耳旁,脖子上也堆了三道褶皱。他吃完一笼生煎,拿起一根牙签,仔细地剔牙,像是马路边上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北京大爷。

陈佩斯接着说:“到了这年龄,现在想想,能像我这么自在的人还真不多。”

“(自由)两个字是第一位的。”他说,二十年来,自己始终将自由视作生活的第一原则。

陈大愚(陈佩斯、陈大愚父子喜剧爆款)

黑色暗纹刺绣大衣、黑色领带 BOSS

黑色西服长裤 Ermenegildo Zegna

白色衬衫 Dior

黑色皮鞋 Giorgio Armani

棕色方框平光镜 Ray-Ban

黑色礼帽 HATTERS HUB

在采访的伊始,陈佩斯这位热情的主人带着拍摄团队在大道戏剧谷附近转悠。这是陈佩斯步入老年后亲自打造的一块自留地。一栋重工业风格的红色砖房,藏在一片白杨树林里,时至寒冬,杨树落干了叶子,光秃秃的枝桠四处伸展。他爬上一座小山坡,指着两棵腊梅,说这地底下原来都是砖头,他专门买来土覆盖在上面,可腊梅还是很难扎根,半死不活,可又每年长出来一个藤,僵而不死。

他边走边说,这是月季,这是山桃。坡下还有一片黄泥地,剩下了几棵小葱,韭菜苗。等到明年新春,陈佩斯又可以在这儿种地了。

山坡上还种着一棵歪脖子油松。陈佩斯说,北京附近就两棵歪的松树,这棵是他专门从河北请过来的。松树遇阻后折返继续生长,横长成了伞盖式的,盘根错节,茁壮茂密,松尖儿还隐藏着许多未落的松果。陈佩斯专门给这棵松树起了个名字,叫作“犟”,像他。说完他一乐,“反正咱们都活不过它”。


精彩内容
  • 赤壁之战简介(真实的赤壁之战)
    赤壁之战简介(真实的赤壁之战)
    2021-09-21 11:45:23
    赤壁之战简介(真实的赤壁之战)三国,是中国历史上位于汉朝之后,晋朝之前的一段历史时期,或许是因为《三国演义》成为了四大名著,又或许在这个时期枭雄辈出,三国一直是历史爱好者讨论研究的热门主题。历史的厚重
  • 长方形有几条对称轴(如何判断轴对称图形)
    长方形有几条对称轴(如何判断轴对称图形)
    2021-09-21 11:44:43
    长方形有几条对称轴(如何判断轴对称图形)1、轴对称图形定义:在平面内,如果一个图形沿一条直线折叠,直线两旁的部分能够完全重合,这样的图形叫做轴对称图形,这条直线叫做对称轴。如图所示:等腰梯形ABB1A
  • 脾肾阳虚吃什么中成药(常见治疗脾肾阳虚的中成药)
    脾肾阳虚吃什么中成药(常见治疗脾肾阳虚的中成药)
    2021-09-21 11:44:21
    脾肾阳虚吃什么中成药(常见治疗脾肾阳虚的中成药)脾肾阳虚常见于肠胃功能失调,营养不良、面黄肌瘦,经常腹泻或者经常便秘,或者腹泻与便秘交替。关于脾肾阳虚吃什么中成药,主要是补脾肾,以及治疗脾肾阳虚引起的
  • 前鼻韵母有哪些(普通话前后鼻音发音方法)
    前鼻韵母有哪些(普通话前后鼻音发音方法)
    2021-09-21 11:43:56
    前鼻韵母有哪些(普通话前后鼻音发音方法)前鼻音鼻韵母共有8个:an、ian、uan、üan、en、uen、in、ün。前鼻音鼻韵母发音规则:舌面前部隆起,向硬腭接触,上颚下降,迎接隆起部位,舌尖不要离